彩部落总代QQ:327512010 每天发放工资,全天提供盈利计划,代理培训.会员全体提供精准计划.带你走上人生巅峰,迎娶白富美!

主页 > 新闻动态 >

联系我们CONTACT US

电话:15968413694传真:02186419576邮箱:327512010@qq.com

白宫4个关键职位换将 这轮人事调整意味着什么?

文章来源:admin时间:2018-12-10

近日,白宫四个职位人选的变化或许说明,特朗普希望在“分立政府”拖累国内政策推进、加剧相关调查的困境中,在对外事务上大刀阔斧、实现斩获,从而丰富成绩单。

12月7、8日这两天,是共和党在中期选举中输掉国会众议院多数优势后一个月之际,特朗普政府对外释放出多项重要人事调整,事关美国内外政策的未来走向。

对诺尔特的任命体现对多边机制的轻慢

最先被媒体爆料的是与媒体最有渊源的人选,即美国国务院现任发言人希瑟·诺尔特将被提名接替年内离任的妮基·黑莉,出任驻联合国代表。自今年10月黑莉宣布去意之后,包括特朗普大女儿伊万卡在内的多个人选一直是媒体猜测的对象,而48岁的诺尔特始终在名单上。

爆出诺尔特获重用消息的正是她20个月前还在服务的老东家福克斯新闻网,而诺尔特那时主持的《福克斯和朋友们》也恰恰是特朗普的最爱。

虽然有15年主播经验、又担任了一年半的国务院发言人,诺尔特是否可以在联合国这个最高层次的多边舞台上长袖善舞、应对好当今国际社会对特朗普政府的各种不满,还是个很大的问题。

不过,诺尔特的提名不但符合自奥巴马政府开始的,不提名职业外交官或资深政治人物,而直接选择个人亲信出使联合国的“个人化”趋势,也突显了特朗普只需要衷心“传声筒”的用人风格。

巴尔“回锅”向共和党建制派传递信号

如果说对诺尔特的选择体现了对多边机制的轻慢,特朗普决定请出曾在老布什政府最后两年出任司法部长的威廉·巴尔再次回任,则是审慎考虑。

过去将近两年中,司法部长的意义除了移民、禁毒等政策落地之外,特朗普的最大关切还是所谓“通俄门”调查的进展。前任司法部长塞申斯由于明哲保身地回避“通俄门”调查而招致白宫的长期不满,最终于11月7日去职。随后,为尽可能保持控制,特朗普竟绕开司法部常务副部长罗森斯坦、指定自己更加信任的司法部办公室主任马修·惠特克代理,旋即引发了多位民主党国会议员以违反《1998年联邦职位空缺改革法》为由起诉白宫。

面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风险,特朗普转向了稳妥的安排人选:巴尔的专业度几乎可以与任何质疑绝缘,这么一位“前朝老臣”的“回锅”也充分向共和党建制派们传达了团结与示好的信号,最为关键的是巴尔强烈支持调查希拉里所谓“邮件门”、强烈反对调查“通俄门”的站位也足够让特朗普放心。

不过,未来或许不会由特朗普导演:一方面,与巴尔无异,塞申斯最初也是特朗普坚定的支持者,而当巴尔坐回司法部长的位子之后,会不会也出现类似于塞申斯的微妙变化,并不确定。另一方面,虽然特别检察官米勒是由司法部指定的,但特朗普通过对司法部的控制进而把控相关调查的可能空间太过有限,而且如今调查在舆论的高度关注下已无法因人事变动戛然而止。巴尔就算是再优秀的守门员,也不太容易阻止米勒在全场气氛沸腾的情况下屡屡破门得分。

对马克·米利任命揭示与军队复杂关系

在内外两个人选宣布的第二天,即12月8日,特朗普确认将提名美国陆军四星上将、陆军参谋长马克·米利出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这个人选在专业度和资历上毫无质疑点,此前关于现任主席邓福德接任者的范围大概就是米利和空军参谋长戈德菲恩两人。

不过,还是有一些细节值得玩味:其一,虽然在阿富汗战争中与迈利建立了“良好关系”,但据说现任防长马蒂斯力荐的人选却是戈德菲恩,而特朗普最终却并未采纳,其中关系的微妙可想而知。

其二,现任主席邓福德要到明年10月任满,按照以往惯例,总统会在当年4月到6月份确定新人选。如今特朗普提前将近半年抛出新人选,而且还是在邓福德多次表达不希望早早结束任期的情况下,明摆着是在削弱现任的权势。

总体而言,特朗普的这个提名基本上预示了白宫与军队关系的微妙、复杂与矛盾重重。

凯利接任者预示白宫决策议程的未来

最后落地的靴子其实也不意外:白宫办公厅主任约翰·凯利将在年内离任。该人事变动已被盛传了许久,其中几次反复,最终还是曲终人散。

究其原因,可能是两人的政见不和,更可能的则是凯利对当前白宫风格的无法承受。不过若是年底走人,凯利在白宫履职的日子至少会超过上一个出任过该职位的将军亚历山大·黑格的505天,并不算太失败的“跨界”。

如今最大的看点在于凯利的接任者,这个人选或可管窥出特朗普核心决策圈的新组合以及政策议程的未来。如果真的是传言中的目前担任副总统幕僚长的尼克·艾尔斯的话,副总统彭斯的权力上升则几成定局。

与今年三四月间国务卿、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白宫经济委员会主任等要职的连锁换将相比,本次调整似乎更符合总统政治的一般规律,即中期选举之后,总统会调整施政重点,进而也会对班底团队进行相应调整。

从这个逻辑出发,如上四个人选的变化或许说明,特朗普希望在“分立政府”拖累国内政策推进、加剧相关调查的困境中,在对外事务上大刀阔斧、实现斩获,从而丰富成绩单。而这种变动又将给世界带来什么,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不过,最先接踵而至的“双刃剑”挑战在于人事审批环节。除了白宫办公厅主任之外,其他人选还是需要在国会参议院批准过关。目前来看,第115届国会将至,这些提名极可能要在明年上半年,即第116届国会就位后再进行讨论、批准。虽然共和党延续了在国会参议院的多数地位,并且在所谓“核选项”规则下,民主党无法采取冗长发言等方式来瘫痪议程。但这些人选的听证过程,也会为民主党人乃至共和党建制派提供质疑特朗普相关内外政策的良机,发挥将这些政策从白宫椭圆办公室中抽出、放置在舆论焦点中加以监视的作用。

对2020年大选跃跃欲试的民主党人,显然不会放弃这些“刷存在感”的机会。于是,特朗普的新一波人事安排,也就从一个侧面吹响了2020年大选驴象大戏的前奏曲。